幻想者

【魔道】等待第十九章中

2


说起吃,外出的蓝曦臣和江澄也刚食用完午饭,蓝曦臣正在品尝店家赠送的一份特制糕点,江澄坐在对面默默喝着某人亲手制作的花茶。


半晌,蓝曦臣才笑着评价道:“甜而不腻,清爽可口,可惜天气微凉,若是放在夏季食用想必口感会更好。”“……”江澄抿了口茶,那严肃认真的表情还以为是在商讨什么家国大事,“能得蓝宗主如此褒奖——不容易。”


蓝曦臣轻笑一声,问道:“茶味如何,晚吟可还喜欢?”现在这个时代花茶还不算普及,种类也不丰富,蓝曦臣觉得既然决定要做花茶,那就要认真做好,不过堂堂王爷会亲自准备花茶说出去也没多少人信。


“嗯。”晚吟还是很冷淡的语气啊……


“这是用子莲花的花瓣泡的,生气了?”


“……没有。”就是感觉太微妙了……妖族的感官共享。此时悬浮在水中的花瓣还是仿佛江澄自己无限弱化过的眼睛手脚一般,但真说起来也没什么好稀奇的,跟之前泡在王府池塘里的感觉差不多。


其实这个能力原本算是很多植物类妖怪的天赋能力,是可以自主切断的。但江澄只是个半路走(被踹)错道的,身边两只熟妖现在一只整天显着妖形在某个蓝家人面前卖萌,一只钟爱人形死活不想露出绿龟壳,没一个有点儿模范教材的样。


蓝曦臣疑惑:“不是因为这个生气吗?”“我要真介意,在你把花瓣掰下来、加工处理前就阻止你了,寻常除去妖气的过程哪有那么快?我不信蓝宗主竟会想不到,请不要再明知故问了……还有,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生气了!(-᷅_-᷄)”“没……是我多虑了。▼・ェ・▼”(魏无羡:๑乛◡乛๑表情始终在出卖着你们。蓝忘机:……)


哈……江澄郁闷地在心中叹气,他觉得这劫再不结束继续这么乱搞下去,说不定终有一天他会气到直接拿紫电上天入地抽人抽妖逮着谁抽谁了。他不相信只凭魏无羡和聂怀桑莫名其妙能搞出这么多事,肯定出问题了。(魏无羡:说得好像你从没乱抽过一样,不过师妹这形容挺贴切的,疯狗也是逮谁咬谁。)


嗯……稍等:夷陵老祖魏无羡,重开魔界的大魔头老祖,简称“魔老”,带有九尾的妖族血脉,有个小魔头徒弟和初升仙界就轻松进入高层的道侣,疑似握有很多鬼界之主的黑历史,座下小弟遍布各界。一问三不知聂怀桑,暗中搅乱过修真界,母亲龟苓猫来历不小,凭着小聪明小手段,生意遍布各界,同样有个仙界高层大哥。


……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两家伙的锅!(师妹你这样怀疑我我也很伤心的呀!费尽心思找了个没把你拉入黑名单的相亲对象也是很伤财伤神又伤身的,师兄我也很辛苦的说~)


某只被江澄数次惦记的狐狸传音入脑海中,就在这时,蓝曦臣的声音也从对面传了过来:“晚吟也尝尝吧,我记得你化为莲花妖后都没怎么吃过东西。”两个声音都充满笑意,一个让人想抽,一个让人心烦。


“不用。”(有种让我扒了你的狐狸皮!)


“可是晚吟看上去脸色不太好,是身体不舒服吗?”该死,他什么时候能读自己的表情了!


然而这个念头,顷刻间就被其他情绪覆盖。(呀~师妹你怎么能对有夫之妇做如此龌龊的事呢!就算你单身太久,也要有做人做妖的底线呀!)(滚!!!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过去把你宰了给师姐做汤!)江澄手中的茶杯隐隐有开裂之势,若是以江澄原来的实力,碎裂的就是这片无辜的土地了。


看来江宗主有望成为继魏无羡之后被拉入地府财政部黑名单。(财政部:你以为填坑不要费钱的啊!以往老祖一出手损失最惨的不是他的敌人,而是我们无辜的天花板!以往最怕老祖阴虎符的不是那些修士,而是我们无辜的居民们!你试试睡觉睡得好好的突然被抄家,连魂带尸被招过去打免费工,老板就是个没有良心的周扒皮啊!哎等等……我们还没诉完苦呢!还有没有鬼道啊!……咔~黑屏)


“张下嘴,小心别噎着。”温柔的话语出现在耳畔,被魏无羡气到失去思考能力的江澄下意识照做了,后果就是嘴里多出来的那股甜味儿,让他突然回想起小时候和魏无羡抢着吃姐姐从姑苏带回的糕点的味道,这让江澄直到糕点被尽数咽下后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与此同时还有魏无羡突然变化的语气。(江澄啊,我去找师姐商量个良辰吉日,让蓝湛先去给蓝老头做个心理准备,我这个侄媳妇不顺心,以蓝曦臣的性格肯定希望连蓝湛的份儿一起补上。等你们两个回来,应该可以把事办了吧!至于道侣仪式交给怀桑负责,这小子这么些年儿修为没啥长进,生意渠道倒是拓展了不少,回头还能打个亲情价,毕竟算是娘家人嘛。)


(不是。)听起来很平静,江澄这小子莫非还没反应过来。


(他不是蓝曦臣。)


“泽芜君,大庭广众之下,你这样做有失王爷的身份。”江澄面无表情地擦干了嘴角的一点儿残渣,好像刚才还在对魏无羡咆哮的人不是他一样。“哈哈,晚吟太认真了,我们现在就是隐藏身份游玩啊?”蓝……泽芜君仍是笑着,但江澄觉出两人的笑不一样,蓝曦臣只是纯粹的温和,而泽芜君,明显多了点不该有的东西。


(泽芜君回来了,所以情劫,又开始了对吧?)(……你先别冲动,有可能是怀桑那边王灵娇闹出了什么幺蛾子。我去看看,你好好待在人间,别做傻事。)


既然情劫由王爷泽芜君而起,那么由他收尾,也未必不是一个好选择。


【解救,这擦肩而过】


【魔道】等待第十九章上

聂家兄弟的出场在最后面。

1


“魏公子何必追寻他的身份呢?”云深不知处禁打诳语,所以蓝曦臣只能最大限度地绕开实情,“如若是送礼者有种种难言之隐,或是性格较为腼腆的原因,故意隐瞒自己的身份,魏公子继续寻人,怕是只会给他带来困扰吧。”以忘机的性子,若是被知道他给别人送兔子剪纸,怕是会恼羞成怒要去祠堂自惩啊……蓝曦臣头一次有点后悔让自家弟弟掌罚,但也就是想想而已。


一旁魏无羡也是恍然大悟,如果是哪个仰慕自己的仙子想表达对自己的情意,又害怕被古板的蓝老头发现,自己现在找人的行为,岂不是在添麻烦的同时拉低她对自己的好印象?


“多谢蓝宗主点醒!”魏无羡行礼道谢,“看来要还那位蓝家仙子的礼,得另想它法了。”“不一定是仙子,像江公子、怀桑之类的友人也有可能。”难道送剪纸这种行为比较女性化吗?蓝曦臣暗自疑惑。


江澄解释道:“泽芜君误会了,我们这种大男人可没有裁剪出栩栩如生的狐狸剪纸的手艺,更没有闲工夫会为友人特意跑山下去买。”和魏无羡满脑子的妄想不同,江澄倒是更担心“狐狸”这层寓意,于是拐着弯儿想从蓝曦臣这儿打探一下。


“狐狸剪纸?这倒是少见。”红色的狐狸吗……“唔……这么一来,范围不仅没缩小,还扩大了不少啊!”“麻烦泽芜君百忙之中陪我二人胡闹,先告辞了。”



蓝曦臣早已拉着江澄上了马车,等坐稳后,江澄才小声低语:“居然是蓝忘机送的……”像是在纠结着什么。蓝曦臣故作没有听见,也没有追问,继续讲道:“现在回想起来,忘机大约是从那时起,就知道无羡的狐妖身份了。可惜了,我至今都没见过那剪纸的模样。”


本来随口一提,江澄却没有随意一听,认真回应:“我只记得那狐狸样子欠揍得和魏无羡极像,说是血亲也不为过。回了江家过年,他还没玩腻那剪纸,说是‘活泼帅气,英俊潇洒如本人’,呵,搞不懂妖的审美。还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红纸捣鼓,想给狐狸添只……笛子,弄得一团乱又被我娘骂了个狗血淋头,最后还是姐姐宠他,剪了只小笛子和一朵莲花。


呵!持一鬼笛纵横的夷陵老祖,谁会相信他当年连个笛子剪纸都做不好。可惜后来一场大火,很多东西烧没了,不然以我当年疯魔的性子,还得把它当做魏无羡的附身,关在层层盒子里被针扎得不成样子。”


骗人的。这句话江澄自己都不信,他肯定会因为它太像魏无羡,早在魏无羡脱离江家时就被本尊气得一把火烧没了。“不说这个了,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马车跑到现在,早就出了王爷府管辖的范畴,按这个方向,江澄只能认为蓝曦臣是想体验一下死在荒郊野外的感受。


谈到这种旧事,一般人都不希望被人盯着吧,不过以晚吟的性子,特殊对待反而更会恼火。蓝曦臣收回想要安慰对方的话语,面上笑容不变,仿佛刚才只是在日常闲聊:“我没想好。”“……”“别生气,晚吟,你这一拳下去会把人家维持生计用的马车弄坏的。我们现在一起商讨一下去处也不迟。”


江澄觉得自己出现了错觉,眼前这个笑眯眯的蓝曦臣居然给他和魏无羡一般讨人厌的感觉,不是一般的厌恶,是那种让人忍不住一鞭子抽过去的欠揍,可惜紫电属于仙器,现在交由金凌负责保管。而这种感觉越是强烈,江澄就越忍不住说些戳对方痛脚的话,确实如金凌所言,他真的很讨人厌。“……金光瑶那边,你不打算见见?”可惜,哪怕话再怎么刺人,魏无羡和蓝曦臣,都不会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之前渡心魔劫的时候,三弟就来找过我,算是……说通了。对了,三弟找到了秦愫转世,若是不出意外,他们会在人间过完这一世。”……真的很讨厌啊,明明不想说、说了心里不会好受的事,你问了还是会好好回答,可每当自己遇上事,总是捂得死死的,好像跟别人说说要他命了似的!

偏还老爱管闲事,自作主张把自己放在保护者的位置,任你打骂不还手,搞得自己有多伟大一样。这种人,想替他做些什么,都无从下手。


“……没有这心思,就不要去……”“嗯?晚吟在说什么?”“你很讨人厌。”“抱歉,虽然和晚吟认识很久,但几百年来还是第一次这样聊天。”“……你要真觉得抱歉,就直接叫我江澄,‘晚吟晚吟’听起来更奇怪。”


“嗯……江澄?”蓝家规矩甚严,哪怕亲兄弟之间也是用字相称,江澄也没想到蓝曦臣真会破了这个规矩。一时,也不知如何应答。


不妙,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历代宗主,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个是败在情劫上——还是同性的情劫上的。再丢脸一点儿的情况,就是只有自己跨不过去……呵,也对,从始至终是自己在自作多情而已,斩与不斩,对他蓝曦臣又有什么影响?就连和他亲如兄弟、私下来往密切的金光瑶,都落到如此下场,他江澄又算什么?

“我只是随口一说罢了,你别真该称呼。”在蓝曦臣看不到的一侧,江澄双拳握紧,下定了什么决心……



“魏无羡若是祸世人人当诛,那扰乱仙家和平的我,岂不是也比暗地里耍花招的金光瑶更该死?”聂怀桑笑着说道,“你怎么看呢?‘天道大人’?说实在话,我觉得你现在这个黑不隆咚的样子比起以前骚首弄姿的恶心样要赏心悦目多了。”嗯,黑色的不知名浆糊样确实比王灵娇的原貌好看多了。


“呃……聂怀桑!当年要不是我把聂明玦的魂魄弄到秦愫身上,你大哥早就不知道化作鬼界的哪个怨灵了!还不快把我放出来,跪下来感恩戴德!”黑色浆糊像是有意识般高高撑起张开,马上又脱力倒了下去,溅起一片浪花。这让聂怀桑想起妖族有名的美食:尖叫旮旯面——几个巫女开的“巫婆婆婆婆”店的招牌菜……突然好饿。


于是纯良的聂怀桑有话就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原来打着什么鬼主意……哦对!我是真不知道,但魏兄他们知道。还有续缘时你瞎搅和虽然没搅和成功,账我还记着呢。嗯……你要想出来也不是不行,只要你愿意承受煎煮炒闷炸……啊呸!某些酷刑就没问题。”一旁妖族侍女默默烧了张符联系聂明玦,二公子不用谢。


于是聂怀桑愉快地和大哥共进晚餐,事后聂明玦还把王灵娇打包带走,以防自家弟弟哪天抽疯真吃下去吃坏肚子。

【魔道】等待第十八章下

3

云深不知处难得热闹起来,少年们大多三三两两的结伴而行,商量着回家前的准备,有些还特意打听姑苏特色,打算带些土产回去。说起姑苏的特色,人肯定是姑苏双璧,美食肯定是糕点和美酒,这两样,似乎都和某个穿着江家校服的红狐狸脱不了干系。不过有高兴回家的,自然也有,不高兴的。


“曦臣哥哥,我觉得吧自己要是学艺未精就回去,大哥肯定不会放过我的!”聂怀桑拿扇子遮住半张脸,可怜兮兮地仰视着蓝曦臣,“所以……”“怀桑。哪怕大哥再怎么不满意,都一年未见,肯定很想念你的。”此时蓝曦臣微笑地打断,在聂怀桑看来仿若宣告死刑的判官。


呜……想归想,打归打,这个道理曦臣哥哥果然不明白啊!聂怀桑只觉眼眶湿润,就跟他想要换一个哥哥,却还是冒着被打折尾巴的风险回家一样,换归换,想还是想的。老虎和猫,终归是猫科。


“哦对了!”临走前,聂怀桑才双手一拍,拿出一张被折得皱皱巴巴的纸条,想起他来找蓝曦臣的另一件事。“曦臣哥哥,这是忘机兄之前问我的店家所在,本来几天前就想给他的,但最近都没看见忘机兄的影子。”说到这儿,聂怀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为这点事就来麻烦蓝曦臣,他怕大哥知道了会把账算在一起,蓝忘机也没急得来找过他人,就一直拖拉到了今天。


哪知聂怀桑他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事儿蓝曦臣也算是始作俑者之一,虽然本人并不知情。何况作为一个好兄长,蓝曦臣挺尊重蓝忘机的隐私,即使疑惑,也不会多说多过问。所以原本以蓝曦臣的视角看来,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


“哎!泽芜君请留步留步,我有一事请教!”“魏无羡你给我站住!还嫌不够丢人啊!”风火火的身影袭来,身后紧跟着一抹紫色,却始终差了个两三步没追上。云深处禁止疾行,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几乎是条件反射地闪出几行字。


“魏公子和江公子?何事如此匆忙?”都快要回家过年了,罚抄也太坏心情了,待会儿找个时机提醒一下就好。


令他意外的是,先开口的人是跟在后面的江澄:“违反了家规,还请泽芜君责罚。”经江澄一提醒,魏无羡也赶忙行礼致歉。平时在蓝忘机面前野惯了,面对相貌相似的蓝曦臣,一时竟放肆了起来。


见蓝曦臣莞尔一笑,不甚在意,魏无羡才接着说:“最近有人送了我样东西——就是泽芜君之前给蓝忘机的那件,我不知是谁送的没法回礼,刚好听说泽芜君最近比较空闲,就想着来问问看泽芜君,会不会有什么眉目?”


直到这时,蓝曦臣才把事情串了起来。也想起来,他给蓝忘机送礼的时候,魏无羡似乎就在附近来着。


“兄长,这是?”以蓝曦臣的视角来看,蓝忘机看完小袋子里的东西后神色有些疑惑,还有一点点难以察觉的欣喜……真的是一点点。不过蓝曦臣是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的:嗯!忘机能喜欢真是太好了。


“上次魏公子拎着两只兔子经过时,忘机你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此次下山刚好见着此物,就想着作为新年礼物送给忘机你了。”虽然不知道魏公子抓那两只兔子是做什么,“往年你都要推拒一次,今年就直接收下吧。”显然是开玩笑的,但可以看出蓝曦臣是对于每年来自弟弟的“拒收”内心也不是毫无波动的。


聪明的蓝忘机自是能听出此意,微微低下了头,红了耳尖,收下火红色的袋子告辞离去——和当年捡到的小狐狸一样得红,蓝曦臣每年过节送弟弟的东西,都是特别选用这个颜色包装的。


蓝曦臣也要去处理事物,临走前似乎远远听见魏无羡开朗的笑声,好奇回过头看了一眼,正见魏无羡笑着对蓝忘机说些什么。接着就一手掏出红袋子,蓝忘机的脸色迅速变红(哥哥视角),伸手欲夺。


另一只手大力按在剑柄上,忍住出鞘的想法。突然怒吼道:“那是兄长所赠,不是你想的……”“蓝二公子怎知我在想些什么?何况云深不知处禁止大声喧哗,你这可是要自罚的哟~好了不逗你了,接着!”


说着将红袋子抛向蓝忘机,稳稳地落在那人张开的手掌上后,魏无羡转身边跑边讲:“不是我说啊蓝湛!我还以为你们蓝家除了白色、蓝色、绿色就没其他颜色了,天天素食,突然冒出个红袋子,是个男人都会往那方面……”“魏婴!”“哎!何事劳烦蓝二公子大声唤我名?”……


云深不知处境内正被皑皑白雪覆盖,一黑一白,一红一蓝,两个身影就为这冬日雪景中添上一道光彩。蓝曦臣立于一棵枯树下默默观看少年们,白色的蓝家校服隐于四周雪色,也难怪两人稍后那个紫色少年没有察觉到他,自顾自地环臂走去,嘴里也在念叨着什么,又是气恼又是无奈的样子。


蓝曦臣觉得莫名有趣,驻足又呆了一会儿才回去。四道身影,每边两个,一边快速追逐,一边缓慢离去,两边方向刚好相反,背道而驰。

【繁花,相约在万年树下】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狂追的蓝忘机(此追非彼追),魏无羡已经是气喘吁吁,浑身冒着热气,心里直纳闷堂堂九尾半妖怎么会跑不过一个披麻戴孝的小少年。


(这里只是魏无羡故作老成的戏称,和真实年龄无关,跟序章叫蓝气人“老男孩一个道理。ps:我这输入法每一次打“蓝启仁”都得一个个打,否则就会变成“蓝气人”,超麻烦~(ノ#-_-)ノ ,等轮到蓝气人主场我怕会累死……)


“哟?这次居然不用我收尸,自己爬回来了?以后次次如此该多好。”江澄从房门后走出,衣上还沾着些雪,看起来刚回不久的样子。“嗨别提了!蓝湛那家伙较真的毛病又犯了,追了我快半天。”进了门,魏无羡直接化为狐狸抖落身上的雪水,“要不是泽芜君中途来找人,顺带把他带走了,这次还得靠师妹收尸啊!哎呦!”


江澄收回扔长巾的手,眉头又皱了起来:“收尸就免了。等有空我去问问聂怀桑,他家有没有或认识有烤狐狸经验的人。整天烤兔肉,刚好吃腻换换口味。”


“哇,师妹你好狠心!居然要吃可爱的狐狸崽崽。”“滚!谁是你师妹?还有谁说我要吃了?白送我我也不要!”


【让时光唤醒久远的步伐】


将魔道和狐妖BGM《相聚万年树》剪辑了一下,算是微全员向偏忘羡吧,第一次剪辑视频和发视频,可能出很多问题,都可以发在评论里。本视频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

不知道为什么最多只能发60秒,只能分批发了。

有一部分重复,能不能成功空降就看你们的运气了……(早知道我一开始就剪成60秒视频来发了)

将魔道和狐妖BGM《相聚万年树》剪辑了一下,算是微全员向偏忘羡吧,第一次剪辑视频和发视频,可能出很多问题,都可以发在评论里。本视频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

不知道为什么最多只能发60秒,只能分批发了。

将魔道和狐妖BGM《相聚万年树》剪辑了一下,算是微全员向偏忘羡吧,第一次剪辑视频和发视频,可能出很多问题,都可以发在评论里。本视频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

不知道为什么最多只能发60秒,只能分批发了。

将魔道和狐妖BGM《相聚万年树》剪辑了一下,算是微全员向偏忘羡吧,第一次剪辑视频和发视频,可能出很多问题,都可以发在评论里。本视频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

不知道为什么最多只能发60秒,只能分批发了。

将魔道和狐妖BGM《相聚万年树》剪辑了一下,算是微全员向偏忘羡吧,第一次剪辑视频和发视频,可能出很多问题,都可以发在评论里。本视频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

不知道为什么最多只能发60秒,只能分批发了。

【魔道】等待第十八章中

2

双方同意暂时停战。由王爷治理的苏州大街小巷里那些沉重的风言风语少了很多,原来闲着的都忙碌起来,一直行迹匆匆的或加紧处理手头事,或暂息片刻,享受着那种日以继夜劳累后全身松散的慵懒。


当然,也不乏工作量更上一层楼的可怜虫,幸运的是,蓝曦臣和江晚吟都不属于最后一类,王爷和莲花精,真想外出去浪一下,可不是区区公务能阻止的。


可这外出游玩若是由蓝曦臣主动提出并担任策划的,就有点微妙了,何况一人一妖现在正身着粗布麻衣,容貌稍做掩饰,就站在一条无人小巷里。一位气质如沐春风,一位冷淡不可侵犯,一白一紫,成为昏暗阴沉的石板路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可惜“无人”欣赏。


“你姓蓝。”江澄面无表情,以迷之目光注视着蓝曦臣,“成年的蓝家人怎么可能会有’放松‘、’娱乐‘这种概念,要夺舍也好歹找个像聂怀桑这种吃白饭不干活的散人,找个蓝家的,呵呵,生不如死。”


其实这话说起来也没什么问题,吐槽蓝家家风这种事蓝启仁老先生早就见怪不怪了,被人气多了,上下限也扩大了不少。尤其是他经历过教学生涯中出现两大污点学生、最满意最优秀弟子……(小小声)私定终生那届,以及目前仍在因某只狐狸和蓝家最好的两棵苗子歪了的事气得死去活来中,这点口头话,真的没什么。


但重点是,就连魏无羡(不包含黑化时期)不会当着人家家主面说出来的话,江澄说出来了,而且不觉不妥,蓝曦臣照常一笑而过,气氛和谐。若是旁人看来定不由感慨,真可谓莫逆之交!


若……没有好像,魏无羡和聂怀桑对视一眼,神情激动:“有戏!”某仙界某仙君的某仙殿中,隶属于江澄亲友团的一猫一狐,共计四只小爪子扒拉着镜子边缘,两只毛绒绒的黑色红色脑袋挤在一起,遮盖住了整面照妖镜。聂怀桑恢复妖怪真身(幼崽形态)后,背上还顶了只绿龟壳,混在魏无羡九条仍占地不小的红尾巴里。


别误会,就是普通的额头顶额头、顶来顶去,某大哥和某仙君才不会为两只萌物的可爱互动计较……吧!


果然,蓝曦臣仍是面不改色。“不全是,像除夕、元旦之类的节日,叔父还是默许的。小时候我也会给忘机包个红包、小礼物之类的,忘机也挺开心的,只是长大后忘机那性子就不肯再收了。”

说着是想到了什么,蓝曦臣笑意更深,“不过,若是魏公子想要,忘机就不会拒绝得很干脆,而是打听礼物的来源后拒绝,再自己准备一个送……”“停!打住!”一手扶额,江澄一手做出制止的动作。


脑海中经浮现出那对该死道侣的模样,此时江澄额上的青筋已经开始怒跳,再听下去他怕自己要被魏无羡给气死。少年时就目睹过魏无羡缠人的全过程,江澄完全绝对能想象到魏无羡是用什么样的嘴脸挡着人家兄长的面逗蓝忘机……说不定还有蓝启仁和蓝思追等等目击者。


江澄扶额的手遮上脸庞,面前和蓝忘机一个模子却笑意盈盈的脸简直辣眼睛。只觉得魏无羡这混蛋真是让人没脸见人,这幅丢脸的样子要是敢让姐姐和金凌看到他绝对看一次抽一次!(姐夫金子轩在你眼里是透明的吗?)


(魏无羡:可是怀桑……莲花精不是人欸?而且莲花好像没有脸,或者说全身几乎只有一张脸,难怪师妹脸皮那么薄。╮(╯▽╰)╭聂怀桑:魏兄啊,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你可别再问我了……再问下去真的会死人的。ರೃ_ರೃ


魏无羡:你怕什么!到时候师妹肯定是找我算账,我不照样浪得几日是几日。ಠ_ಠ聂怀桑:以前是,可现在魏兄有含光君护着,野火烧不尽,殃及池鱼啊!╮(︶﹏︶")╭万一运气不好,大哥吹又生,那就是混合双打一个顶两啊!┗( T﹏T )┛┍


魏无羡:可以理解,如果我是蓝气人或你大哥,肯定很想打死你,拍肩~加油!第二大污点,从不及格聂怀桑。我没记错的话,你到最后也没完成甲等的遗愿,就被聂明玦领会聂家了吧。


江澄:你没两个有完没完!!现在可是我的专场!魏无羡:没办法,谁让师妹你们这对太难办,助攻太多,气氛太闷,只能靠我们来活跃一下气氛,给白开水加糖~啊嘞?聂怀桑你妖呢?……Σ(っ°Д°;)っ蓝忘机:T_T)【请自行脑补后续】

见状,蓝曦臣倒是有些疑惑:“晚吟没有印象吗?”“哈?我怎么会对你们蓝家的家事这么了解?”抛开别的不谈,哪怕这对道侣来江家成了江家事,江澄也会希望赶快忘掉这种画面,以前看魏无羡做丢人脸的事情太多了,何况加上个蓝忘机?


“看来晚吟是真不知道。也对,估计连魏公子自己都忘了,毕竟他似乎到最后也不知道送礼的是忘机。”大概是难得出来放松,今天蓝曦臣觉得心情特别好,反正等也是等,聊些他们无忧无虑的少年时期的琐事也挺好的。以及,改称呼似乎比想象的要难呢。“我记得,是大家来姑苏求学过的第一个新年吧。几乎所有人都回了趟家,晚吟你们是最后一个走的,因为魏公子临别前还特意来找了忘机一趟……”

【带回记忆的碎片】

【魔道】等待第十八章上

很抱歉,最近时间不多,又在追一部网络小说,只能消耗存稿了……国庆有可能不会更新,若是存稿存得多就会更。


1


“王质从小有一个,他单方面认为的死对头,叫狗蛋。这人处处比他优秀,无论王质怎么努力,周围人的目光始终落在那个人身上。只有王质知道,他不是人,但他绝对比任何一个人……”江澄犹豫了一下,满脸不情愿地承认,“活得更像个人。


虽然很爱出风头,还老是把自己搭进去,超级冲动自大,完全不懂‘小心谨慎’怎么写!别人说的话左耳进右耳出,让人瞎操心,根本就不懂为人处事!还老是爱许些自己做不到的承诺,遇上事情总是想着一个人承担!以前明明叫人把话摊开来说别憋在心里,最后自己隐瞒一大堆事不说,比金凌和狗还难咳、不懂事!


最后这个麻烦的家伙扔下一大堆破事死了,王质觉得以这家伙难缠的性子肯定没这么简单,就整天往山上跑。他想指不定这家伙哪天突然出现,这次一定要第一个上前打骂他一顿,然后把他拎回家再好好地抽他一顿……


结果王质有次遇上了神仙下棋,恰好错过了,好不容易等他下山认出狗蛋抓了起来,结果离开一下,人就跑了。王质脾气差,一生气就不会好好说话,虽然总是想着狗蛋还欠自己一顿打骂,满脑子捉人,一见到本人又怒火冲天地让人滚,自然遭报应了。


想说的都没说,该还的,却早都还了,已经没有理由和力气,让人留下来了。哼,王质自己作死,能怪谁?”江澄笑了一声,将手中的茶杯重重拍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茶水溅出,在木桌上留下一片深色水渍,杯中茶水水面泛起波澜,带起茶叶的躁动。


【独身翻越黑暗】


同时桌面微震,连带影响到了对面的茶杯,江澄眼中仅剩的一点情绪重新沉入心底,双目回归如平静的湖水般毫无波动,和蓝曦臣始终被温水填满,此刻带有微微忧愁的深色眸子形成对比。


“金光瑶若论为人处事,可比魏无羡聪明多了,蓝宗主当了这么多年的‘二哥’,总不可能,真的一无所知吧?”松开握住杯身的手,江澄走向紧闭的房门,他说的够多了,早就越界了,真不符合他的作风。


在经过蓝曦臣身边时,脚步微停,手不自在地收缩了一下,表面仍是一片冷漠:“蓝宗主表现得太多,想得太少,倒是和你那弟媳像得很。”虽然不想承认,或许这方面他和以前的蓝忘机,也有点像?不过,哪怕像到蓝氏双璧这种程度,也终究殊途。毕竟,他只适合一个人待着。


“多谢江宗主教诲。”身后温和的声音想起,房门刚好开到一半,就因接下来的话定住不动了,“这下我们也算是谈过心了,若是江宗主愿意,至少现在,希望能互相直呼名字。”蓝曦臣也没有其他意思,魏公子、怀桑和江澄从小玩到大,又都是年龄相近的宗主,现在又一同渡劫,私下继续用“宗主”相称未免太生疏了。


“……啧!随你。”江澄头上青筋凸起,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刚刚说完对方一通总不好发火,紧接着“砰”地一声甩门走人,脚步声很快地越来越轻,弱不可闻。除了对魏无羡金凌等人,江澄已经很少出现这种大动肝火却无撒不出火的郁闷感了,心里对蓝曦臣更是想敬而远之。


晚吟看起来很生气啊……蓝曦臣转了个身,侧对着被粗暴对待的木门,手在下巴上摩挲。视线隔着扇门,看着江澄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是错觉吗?怎么他感觉忘机和晚吟的心情虽然有点焦虑,总体上还算不错?难道和忘机独自前来、魏……公子半途离开的原因有关吗?他二人既然特意瞒着自己,就不拆穿了吧。


另外,也不知叔父何时才能接受无羡呢?总是叫他“魏公子”未免太疏远了,为了防止口误,暗地里也常是以公子称呼啊。忘机也希望改一下,真是伤脑筋——今天的泽芜君也在为自家人烦恼着呢。


令人好奇的是,蓝忘机临走前留下的信纸中,寥寥几句,并且只字未提,蓝曦臣到底是怎么看出来还是读出来的——“无愧于他人,无愧于自身,于情于理,有何不可?”他这个做宗主的,做兄长的,做二哥的,做自己的,确是失职了。


“蓝家人个个,都是爱唠叨爱管闲事的主吗?”短短几秒扫视完毕,江澄毫不犹疑地将连折痕都堪称艺术般完美的整洁信纸撕成碎片,换作以前他肯定不介意用灵力再烧上一把。对江澄来讲,此次蓝忘机下凡所带来的唯一一个好消息,就是魏无羡他们暂时不会在自己眼前晃悠了。


在他渡劫终止,意识清醒的那一刻,所有的记忆都清晰得不能再清晰了。下一刻,他就果断抽了自己一巴掌,为自己需要魏无羡和聂怀桑的帮助才能渡过第一次心魔劫,哪怕这帮助有利无弊,头次心魔劫需要熟人暗中协助是惯例,和他想抽死自己没有半点不妥。


半边脸颊红肿,也无法掩盖弱冠者冷峻的脸上,此刻正大放异彩的神情。没了那种偏阴鸷的冷漠,取而代之的是当年那股不服输的洒脱英气,对未知的磨难充满兴奋和挑战欲望的少年,被岁月磨砺而出的成熟和谨慎藏于其下,如影随形。


显眼的红色和沉寂的蓝色相交错而成的部分,才是紫色,它却不再是组成它的红色和蓝色任意一员,生根于其中,扎根于其外。



门扉微微开合闭上,生怕惊醒榻上好不容易哄睡的小狐狸,不过蓝忘机显然多虑了,在翻身上榻的那刻就被铺天盖地的红毛尾巴遮住,魏无羡早就醒了。大红尾巴捏起来软绵绵、热呼呼的,皮毛微刺,扫得人又痛又痒,不过对飞升后的得道仙人来说不足一提。


蓝忘机轻搂住狐身换了个姿势,让魏无羡安安稳稳地趴在自己身上后才轻声询问:“吵到你了?”耳边传来的呼吸声缓慢平静,几乎是感受到自家道侣体温的下一秒,魏无羡就重新进入了梦乡。见怀中狐狸真的睡着了,蓝忘机也跟着闭上了双眼,即使仙人千百年都不用合一次眼。


【只为你往返】